在线客服 广告合作 发布 返回顶部

小保安狂追富姐血腥落幕

发布:2019-08-13来源:未知 阅读:

大胆小保安欲追女老总

2007年7月21日下午,一辆黑色本田轿车开到浙江省杭州市某花园小区21幢楼前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后,走出一名打扮入时的美貌女孩。

她掀开后备厢,将几盆银杏和榕树盆景朝楼梯口搬去。

女孩名叫罗群燕,29岁,重庆人。2001年从复旦大学市场营销专业毕业后,进入上海一家软件公司销售部工作。三年后,她辞职来到杭州创办了一家建材销售公司,生意越做越大,早已成为成功人士。2007年初,她买了一套大房子,正式入住前,她特地买了些盆景,以净化室内空气。

然而,没搬几下,罗群燕就累得直不起腰了。这时,一名高大俊朗的保安走上前来,动手帮她将盆景朝楼上搬。罗群燕看他的额头沁出了汗珠,就拿出纸巾递给他……一番交流下来,罗群燕得知他叫孟庆行,22岁,来自江西鹰潭农村。初中毕业后,他在南昌当过绿化员和保安,工作非常辛苦,收入却很少。2007年2月初,他来到杭州闯荡。不久,便被这家物业公司聘为保安。

孟庆行离开时,罗群燕向他致谢,并说:“我过几天搬家,以后麻烦你的地方多着呢。”孟庆行表示,热情周到地为小区业主服务,是自己应尽的职责。

7月20日上午,罗群燕请了搬家公司,将家具和家用电器等搬到小区。那天,孟庆行正好轮休,他忙前忙后,指挥着搬运工将东西朝17楼搬运。

事后,罗群燕拿出500元装入信封,塞进孟庚行的手里,说这是自己的一点心意,却被孟庆行拒绝了。顿时,罗群燕对孟庆行好感倍增。

而与罗群燕几次接触下来,罗群燕的影子以及她的一颦一笑都让孟庆行回味无穷!“罗群燕才貌俱佳,要是她能做自己的女友,岂不艳羡众人!”当这个念头在孟庆行脑海里闪过后,他不禁又黯然神伤:罗群燕出身名牌大学,如今又事业有成,追求者恐怕早就排成队。而我,只是一个出身低微的打工仔,哪有资格去追求她呢?他越想越自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第二天早晨,孟庆行抱着试试看的念头,给罗群蒸发手机短信邀请她看电影,没想到,罗群燕马上回短信答应了……

此后,孟庆行时常变换借口,约罗群燕逛街、看电影,而罗群燕每次都欣然前往。罗群燕的赴约,孟庆行认为是对他求爱的“回应”。

于是,孟庆行决定向罗群燕挑明恋爱关系。2007年9月2日,孟庆行买来一束火红的玫瑰,满脸笑容地送给罗群燕,没想到,罗群燕先是微微一愣,然后抛下他,低头匆匆离去。罗群燕为什么不接受自己?她是嫌弃我,还是另有所爱’孟庆行一时疑惑不解。

孟庆行此时还不知道,罗群燕内心喜欢这个善良、单纯的小保安,她之所以每次赴他的约,是因为在这份情谊中设有生意场上的较量,让她很放松。但理智又告诉她:孟庆行是个只有初中学历的小保安,是不可能给自己幸福的。于是,她左思右想,决定只当孟庆行是弟弟。可就在她考虑如何跟孟庆行解释他俩这层关系时,孟庆行竟向她求爱了,她顿时感到无法开口,便啥也没说就走了。

不明就里的孟庆行迅速赶到了罗群燕的家中,罗群燕却故作轻松地说:“哪有弟弟送姐姐玫瑰的。”孟庆行连忙解释:“我是把你当我最爱的女人……”罗群燕立即打断他的话:“别瞎说,我是你姐姐,你是我弟弟。”谁知,孟庆行却说:“现在姐弟恋很流行。”见此,罗群燕只得同他实话实说了:“小孟,你有没有想过,你是保安,我是公司老板,两人的差距太大了。再说,我和你的年龄也是问题……”

然而,孟庆行却认为爱是不受年龄、职业、地位等方面的条件限制的。罗群燕再次表明自己的态度:“我和你之间是绝对不可能发生什么的!请你自重。”孟庆行反问道:“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罗群燕说:“我是生意人,职业习惯是对所有人都好,这样才能广聚社会关系资源,确保在生意场上立于不败之地。”

见罗群燕态度如此坚决,而且还下了“逐客令”,孟庆行只好丧气而去。

女老总频遭“爱”骚扰

被罗群燕拒绝后,孟庆行的情绪非常低落。几个好友得知内情,七嘴八舌地给他打气:“连个女孩子都搞不掂,真是窝囊!”“我以前有一个保安同事,把一个高官业主的女儿缠到手了。你只要对罗群燕死缠烂打,保证她会被你的一片真心所感动……”好友们的这种说法,令孟庆行颇受鼓舞,他不禁想:既然罗群燕曾对我心存好感,只要我紧紧缠住她,就一定能把她弄到手!

这么想着,孟庆行就迅速地给罗群燕发了一条肉麻短信:“自从遇见你,脑海全是你;心头沉甸甸,只因多了你;爱你有多深?我来告诉你;海水深千尺,不如我爱你!”

罗群燕收到短信后,非常生气,她很想拨通孟庆行的电话,大骂他一顿。但考虑到如果同他闹翻了,进出小区见他肯定很尴尬,就回复道:“我已经有了男朋友,感情很好,这辈子也不会再离开他了。你我做个普通朋友,或者你当我弟弟吧。”

她温和的回答,反而让孟庆行觉得仍然有希望,他想:看来好女人真的怕缠,才一个回合她就示弱了!她越示弱,就越说明她对我有好感。那么,我就越是要纠缠不放,迟早有一天,她会被我的一片真心所打动。

此后,孟庆行经常到花店买火红的玫瑰,写上自己的名字,请人送到罗群燕的公司;一有空,他就会来到小区的车库,默默地帮罗群燕洗车……罗群燕对此非常反感,她反反复复发短信劝说孟庆行:“你不要再纠缠不休,我不可能爱上你!”孟庆行有些沮丧,但他并没有就此罢休。

不久,孟庆行在小区巡逻时,看到一个男人开着罗群燕的车来接罗群燕,顿时醋意大发,他自作多情地想,那个男人肯定就是罗群燕的男朋友,于是,他不管不顾地冲上去,挥拳把那个男人打得血流满面。

被莫名其妙殴打后,罗群燕的行政助理一气之下辞职了。被孟庆行胡搅蛮缠弄得痛失爱将,罗群燕对孟庆行的好感消失殆尽。

然而,一段感情开始容易,分手却难。孟庆行对罗群燕仍紧追不放,每天坚持向她发送祝福短信。罗群燕不胜其烦,回复道:“我已经和男友同居了,你还是死心吧!”然后,罗群燕就搬到公司去住,不敢回家。

可是,孟庆行并不罢休,他决定继续纠缠罗群燕,让爱情起死回生。因此,他决定在每天深夜,向罗群燕的手机发送下流短信,故意制造他和罗群燕亲热的假象,试图引起罗群燕的男友对罗群燕的猜疑。

然而,孟庆行并不知道,罗群燕所说的有男友其实是个幌子,每当看到孟庆行发来的一条条黄色短信,罗群燕都郁闷得不行,几次拿起手机欲向公安部门告发孟庆行的“信骚扰”,都因“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对谁都没有好处”的想法而作罢。最后,为了躲避孟庆行的骚扰,罗群燕更换了手机号码。

但几天后,孟庆行不知从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