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广告合作 发布 返回顶部

没有爱,越“练”越受伤

发布:2019-08-13来源:未知 阅读:

自由恋爱并不代表“瞎恋”,不是儿时玩的过家家,更不是滥情。

近年,在高校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中,“练爱”一词成为时尚的代名词。不少没有恋爱经历的大四学生,抱着弥补大学生活的缺憾,满足虚荣心,甚至在择业中“借船出海”的念头,在临近毕业之时,匆匆开始了恋爱生活。尽管不少学者和心理专家对此都持有异议,但高校“黄昏恋”还是愈演愈热,不断升温。

然而,2006年石家庄市一高校发生的一起大学生自杀事件,暴露出了这种“快餐爱情”中隐藏的问题……

单恋无果,大四学生找个女孩来“练爱”

冯立杰1983年出生在河北省邢台市的农村,2002年考入省会一所著名高校的化学系。

家人对他的学业非常支持,为了给他支付学费,父母卖掉了口粮,年近半百的父亲还在一家建筑队当起了民工,姐姐也南下广州打工挣钱。

冯立杰知道自己能上大学非常不易,上大学后他丝毫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大学二年级,身边不少同学已经谈起了恋爱,冯立杰却一直按兵不动。

其实,情窦初开的冯立杰早在入学那年的元旦晚会上就有了自己心仪的对象。那是一个叫闫雨桐的英语系女生。

冯立杰身高175厘米,长得高大英俊,口语也非常流利。起初闫雨桐对他也很有好感,但一听说他的家在邢台农村,态度就一下子发生了改变。没过几天,冯立杰就发现,闫雨桐和另一个男孩亲密地在校园里散步。

从此,冯立杰再也不敢对闫雨桐献殷勤。他竭力克制满腔爱慕之情,专心致志地学习。

学习和容貌都非常不错的冯立杰自然也不乏女孩的青睐。对于女孩们的追求,冯立杰一般都婉言谢绝。一方面因为在大学里谈恋爱实在太花钱了,靠打工赚取生活费的冯立杰实在承受不了:另一方面他的脑子里还一直装着闫雨桐,身边的女孩与她一比,简直就是平凡得没有味道。

转眼三年过去了,临近毕业的冯立杰和石家庄的一家著名的制药企业有了签约意向。工作问题基本解决后,他松了一口气。看着身边成双成对的同学,心里也难免痒痒起来。

大四的课程相对比较轻松,晚上熄灯后,同宿舍的男生免不了要吹吹牛,聊聊彼此的女友和爱情经历。大家个个聊得眉飞色舞,只有从没谈过恋爱的冯立杰没有谈资,显得沉默寡言。一个同学笑着打趣:“立杰,你这家伙真够牛的,快毕业了都没谈过一个女朋友。”

冯立杰心里羡慕,嘴上却不肯承认:“要谈恋爱参加工作后有的是机会。我是咱们宿舍第一个找到工作的,就是因为我把你们陪女朋友的时间都用到学习上了。”

“哈哈,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你不想想社会上的女孩多复杂,像你这样完全没经验的还不被人家骗死。不趁着在学校里找个单纯的女生提前练习一下,简直是坐失良机。再说,你长得这么帅,却从没接触过女孩,人家肯定怀疑你生理有问题。”大家哄笑起来。

虽然同学只是打趣开心,但当天晚上冯立杰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是啊,马上就要毕业了,自己的工作也有了着落,真该找个对象,好好享受一下大学生活。”他的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依旧是闫雨桐的倩影,但很快被他否掉了,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雨桐就像天上的月亮,只能仰望和思念,却永远无法靠近。也许我应该把握的是一份最平凡的爱情。”

冯立杰有一个叫沈璐云的高中女同学在另一所大学读大三,是个放在人群里很不起眼的女孩,远不如闫雨桐时髦漂亮,冯立杰对她的长相和内向的性格都不太满意。但为了体验恋爱的感觉,他还是主动出击,很快就和沈璐云谈起了恋爱。

女友怀孕逼婚索爱,这场“练爱”好沉重

最初,这份迟到的“黄昏恋”的确给了冯立杰很多美好的感觉。第一次约会,冯立杰请沈璐云吃了肯德基,出门时顺理成章地牵住了她的手。送沈璐云回校的路上冯立杰拥抱并亲吻了她。

回到宿舍,冯立杰将一个早已休息的同学打起来,兴奋地宣布:“我吻了她,真的,我初吻了。”

睡眼朦胧的同学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他,然后哈哈大笑起来.“立杰,你小子也太老土了。一个初吻就高兴成这样,若和她同居了,你还让不让我们活?”

兴奋中的冯立杰有些诧异:“同居?那怎么行呢?其实我并不喜欢这个女孩。”

这个同学又是一阵哈哈大笑,“你傻啊!现在的女孩开放着呢,我的第一次还是女朋友主动的呢。”

恋爱和初吻的滋味让冯立杰压抑多时的性意识苏醒了。第一次约会半个月后的一个星期天,冯立杰在沈璐云宿舍与她发生了性关系。

事后,沈璐云捂着脸哭了起来,对冯立杰说:“冯立杰,我不是随便的女孩,你不能玩弄我,一定要对我负责。”

这下,冯立杰傻了。但看着沈璐云痛苦的样子,他只好安慰她:“小云,别哭了,我是真的喜欢你。”

沈璐云渐渐平静下来,从那以后她把冯立杰当成了自己未来的丈夫。后来,两人在高教区租了一间平房,过起了同居生活。

冯立杰虽然在享受着沈璐云的照顾,但随着接触的增多,他对沈璐云的不满却在逐渐升级。沈璐云不仅长得不漂亮,更不善于打扮自己。和她一起出去,冯立杰心里总是很不舒服,生怕同学看到取笑自己。

更让他头痛的是,因为一直担心冯立杰对自己不是真心,沈璐云对他看得特别严,回来晚一点就会拼命打他的小灵通,有时还会去教室找他。

很快,这种强烈的不满就变成了厌恶。2005年“十·一”长假期间,冯立杰和沈璐云去超市买东西,刚一进门就遇到了花枝招展的闫雨桐。与她一比,穿着不合体的牛仔裤和一件旧运动衣的沈璐云显得不堪入目。见到熟悉的同学,闫雨桐随口问了一句:“冯立杰,这是你的女朋友吗?”冯立杰还没想好怎样回答,沈璐云立即挽住他的胳膊做出亲热的样子,滑稽的动作惹得闫雨桐捂嘴一笑。

冯立杰认为沈璐云是故意在自己的梦中情人面前让他难堪,开始琢磨如何向她提出分手。但就在这时,沈璐云怀孕了。

得知沈璐云怀孕的消息,冯立杰头都大了,立即要陪她去医院堕胎,但沈璐云却说什么都不愿意,两人大吵一顿不欢而散。冯立杰搬回了自己的宿舍,一连几天不搭理沈璐云。

冯立杰不负责任的态度让沈璐云既伤心又气愤,万般无奈之下,她打电话叫来了双方的家长。两家父母都非常生气,但事已至此,他们商议再三做出这样的决定,两个人先领结婚证,沈璐云去堕胎,等两个人都完成学业后再举行婚礼。

为了事情不被闹大,冯立杰只好低头认错,并在沈璐云的要求下写了一份协议,承诺等沈璐云毕业后就和她结婚。拿到协议,沈璐云去医院接受了流产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