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广告合作 发布 返回顶部

恋上法国“绝世好Bra”

发布:2019-09-10来源:未知 阅读:

空中艳遇,误会迭生

2004年,我从大连外国语学院毕业,应聘到开发区东芝厂做翻译,3年后,升职为科长助理,出差就成了家常便饭。

3月的一天,我结束上海行程返回大连,起飞不久,身旁的男士就频繁去洗手间,同时脸色煞白,我凭感觉他可能是腹泻,就拿出随身携带的腹泻药,细心地要了杯水,帮他服下。他紧闭双目休息一会儿后,恢复了些精神,主动跟我道谢。这时我才发现,这个老外酷似布拉德彼特,但比他还多了份儒雅。他自我介绍是法国人,来自巴黎。我的兴奋度瞬间提到顶点——那可是所有女人向往的罗曼蒂克呀!

我们兴致勃勃地聊着天,在意犹未尽的氛围中,飞机徐徐降落到周水子机场。“布拉德彼特”绅士般地帮我取拖运皮箱,这回轮到我惊喜万分——我们的拖箱上竟然都印着Dupont标志,连款式也一模一样。他吃惊地张大嘴巴:“缘分呀!”一口地道的东北口音,模仿得还真有点海蛎子味。

回家后,我整理行李箱,打开一看,目瞪口呆:箱里装满女士内衣:紫色薄纱的纹胸、真丝蝴蝶结的Bra,足足上百套。我捏着薄细如带的丁字裤,失声尖叫……我气得拿起剪刀喀嚓喀嚓剪起来。剪完我才恍然醒悟,肯定是和“布拉德彼特”拿错了。这下惨了,浪费了半天感情,没想到却是个色情狂,真是表错了情,会错了意。

第二天上班,因为出差资料丢在行李箱里,我没能按时交报告,被科长一顿狠K。耷拉着脑袋走出来,前台小姐指指外边,神秘地说有个老外找我。出去一看,竟然是“布拉德彼特”。我的气不打一出来,质问他是不是Gay,他吃惊地摇头。我气呼呼地说,那你肯定是变态狂。这下惹毛了他,腾地站起来,指着我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怎么……”

我毫不示弱地告诉他,那些内衣已经彻底暴露你的身份,它们在我的剪刀下已经变成碎布条了。他先是张大嘴巴不敢相信,接着变得失望无奈,然后难过伤心,最后生气地质问我有什么权利毁掉别人的东西。

“切,这叫为民除害。在飞机上我还以为你是个绅士,其实却是色情狂。”

他涨红了脸,说那是他的工作,然后递上名片,赫然印着:France Chantelle(法国仙黛尔)内衣首席设计师波利尼。我撇了一眼:“我只听过爱慕、戴安芬,没听过这个鬼东西。”波利尼说你知道的那些品牌连中档都算不上。我挑畔般地问波利尼,那你说世界十大品牌内衣是什么。他用法文娓娓道来,结果我真是一个都没听过,颇为汗颜。回想飞机上他的言行举止,我有点相信波利尼的话,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冲动。这时手机响起,是科长催我赶快交出差报告。挂断电话,我不知该如何开口。倒是波利尼解了围,说已经把我的皮箱给前台小姐,让我先回去工作,然后再解决内衣之事。我像拿到特赦令一样,火速飞奔回办公室。

深情追悼,冰释前嫌

五天后,我忙完手头之事,突然想起波利尼,急忙翻出名片,把他约到咖啡厅。我忐忑不安地转着手中的杯子,等着波利尼提出赔偿。昨天我上网查过,仙黛尔是法国第一品牌内衣,售价在千元以上,最高的近万元。估计剪碎的那些,足足抵得上我的年薪。不过他没提内衣之事,反而聊起墙上的壁画。那是一幅类似飞天的唐朝仕女图,波利尼说从中国女人的着装演变,可以看出唐朝的鼎盛开放。他还顺势给我讲起内衣的演变:“尽管世界知名品牌均来自欧美,但发源地却始于中国唐朝。唐朝女人以丰满为美,以深深的乳沟为性感,所以当时的抹胸和现在的Bra有异曲同工之能。除了健康塑胸外,还要带给女人完美身材的自信……”

我还是第一次这样听男人讲内衣的渊源,脸上不禁泛起害羞的红晕。波利尼问我,内衣的设计理念是什么?这还用问,舒服呗。

“No,”波利尼摇头,“真正优雅的女人,绝不是外表雍荣华贵,而应当在脱下外衣后,仍旧美丽漂亮,并且更最富有魅力和性感。这就是仙黛尔的设计哲学。”我瞠目结舌。

波利尼转入正题,说他来大连有两个目的,一是筹备分公司,二是受外经委邀请,为9月份国际服装节进行意向洽谈,那些内衣正是样品。“按照涉外经济法,我是不是可以起诉你赔偿呢!”波利尼突然用严肃外交的语气说道。

“别,别……”一惯伶牙利齿的我,变得结结巴巴,开始流汗,他要再说下去,我就得流泪了。我可怜兮兮地问他有没有弥补的办法。波利尼沉吟片刻,说先去看内衣损坏程度吧。我不敢有异议,赶紧打车往家赶。进了公寓等电梯时,碰到了一对邻居情侣,女孩跟我打招呼,说你男友真帅。因为我从没带男人回家,所以引起她误会,尴尬得我恨不得钻进地洞。

我父母都是舰艇学院教授,军人天性严谨保守,家教导致我也是如此,不然也不会发生内衣误会。打开家门,我以掩耳不及迅雷的速度把他拖进来。当波利尼一看见那些支离破碎的内衣时,微闭双眼,好像在缅怀失去的亲人一样,难过悲伤。

静谧的房间里弥漫着伤感,我不敢做声,怕打断波利尼的思绪。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恢复镇定,慢慢转过身,从内衣中挑出破碎严重的,问我附近是否有公园。我点点头,以为他要扔掉,就赶紧领他去。在公园,找到土质松软的地方,波利尼挖出长方形洞,将内衣放进,轻轻地扑上土壤,双手合十,虔诚地默念圣经。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祈祷结束,他虔诚地划着十字架,深深地鞠了一躬!

我奇怪地问他在做什么,波利尼用真诚悲哀的语气告诉我,他在为那些内衣举行追悼会。我不相信:“骗人,追悼会只能为有生命的物体举办,内衣又不是活物。”波利尼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可是,她们在我的心里都是有着喜怒哀乐的鲜活生命。你看,紫色的Bar,哭着诉说她曾遭遇的疼痛;黄色的Bar微笑着跟我告别,徐徐升入天堂;而那个黑色的Bar,在感谢我曾带她来到这个美丽的世界走上一遭……”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这是我第一次对波利尼发自内心的道歉。他摇摇头,这个善良的天主教信徒没有责怪我,反而安慰说,她们正快乐地升入天堂……

爱情沦陷,绝世好Bra

一个月后,波利尼要回国述职,机场分别时,四周氲氤着失落和担忧,和他相处这么久,我开始喜欢上这个大男孩。我原来始终以为法国男人以浪漫著称,可波利尼带给我的却是体贴和善良。三天后,波利尼打电话给我,说事情已经解决,他谎称自己将行李箱落在出租车上。我问他公司会做什么样的决定。身在外企,我非常了解员工若犯此错误,肯定受到处罚。波利尼没回答,嘿嘿一笑,转移话题,说这是他第一次撒谎,要赶着去教堂忏悔。我一阵心酸,知道自己连累了他,“可是天主教徒撒谎就进不了天堂了!”我故意打趣,想把气氛变得活泼。电话那端一阵沉默,我“喂”了好几声,他才接着说,“如果能跟心爱的女孩生活在一起,即使是地狱,也会阳光普照。因为,有爱的地方,就是天堂。”

我们一直是以调侃的方式相处,突然面对波利尼的深情求爱,我不知所措,慌忙挂断电话,却一夜无眠。也许在没想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前,躲避是最好的方式。接连几天我拒绝一切和波利尼有关的事情,试图将他从我的生活中抹掉,当他从未闯入。可是我发现很难,就像天空没有留下大雁飞过的痕迹,但它却已飞过一样。

4月30日,是波利尼离开大连整整一个月的日子,窗外下起大雨,清脆的响声敲打着玻璃,仿佛凿刻在我的心头。前台小姐说外面有人找,我心烦地说不见。她话外有音地问:“真的不见?可别后悔呀!”我突然一动,难道……

三步并两步跑出去,一看果然是波利尼,被淋成落汤鸡似的。我不顾同事们惊异的表情,激动地跳到他跟前,问他为何突然回来。波利尼委屈地说:“你不回邮件,也不登陆MSN,我还以为你离家出走了呢!”说着,连打了几个喷嚏。我催他赶快去酒店休息,他却说走得匆忙,根本没订。

什么?这下糟了。正值五一黄金周,酒店早都订光了。波利尼眨眨眼,“那怎么办呀?”我一咬牙,罢了,先带回家吧。我把钥匙递给他,嘱咐他回去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波利尼乖乖地走了。这一下午,我心不在焉地打错好几份文件,下班铃刚响,我就迫不及待往外跑。打开家门,一个箭步冲进卧室,看到恬睡的波利尼,才放下心来。我坐在床边,静静地盯着他的脸庞,轮廓分明的嘴唇,高高的鼻尖,微微的喘息声,令我情不自禁想抚摸他,却被他滚烫的额头吓了一跳,难怪脸这么红,原来在发高烧。我赶紧掀开被,想送他去医院,突然发现他只穿条内裤,羞得我满脸通红。可也顾不上那么多,手忙脚乱穿好衣服,赶去医院打退烧针。医生让他脱下裤子,撅起屁股。波利尼不可思议地大声抗议,说在西方,看病是非常隐私的事,不能有外人。医生哭笑不得,转头问我怎么办。我只好使出浑身温柔术哄他,才遮遮掩掩打完针。没想到,性感内衣设计师,竟然是个保守害羞的小男人。直到回家,我还不停地取笑他。

波利尼不服气地解释说:“的确很尴尬呀!”我翻翻白眼,“那你面对只穿三点的模特就不尴尬了?”波利尼说那是工作,不可同一而论。看他已经恢复元气能跟我辩解了,我便问他这次在大连呆多久。今晚我可以忍痛割爱,把卧室让给病人,明天赶快去找酒店。

波利尼大声抗议:“NO,我已经在你面前‘失身’,你可不能始乱终弃呀!”得,一不小心,我还得对他负责到底了。

“不行,”我举双手反对,“你是内衣设计师,见多了身材完美的模特美女,我这个太平公主可比不了那些波霸。再说法国男人最多情,我怕哪天回家时,房间里突然多出几个管你叫爸爸的孩子。”看着自己扁平的A罩Bra,我突然涌起一丝自卑。

波利尼从后面轻轻环住我,用力托住我的双胸,“没错,法国男人的确多情,但每次动的都是真情,而不是滥情。”简单深情的表白和温暖宽大的手掌,给我的心房注入一股被爱托住的安全感。我缓缓转过身,波利尼湛蓝清澈的目光中,写满了爱意和真情。蓦然间,我体会到,对于女人来说,心爱男人的臂弯,是一生追求的绝世好Bra,只有被他紧紧拥抱在怀中时,才会有一种呵护备至的安全感,这跟A罩或D罩无关。我这个自卑保守的A罩女孩,不是找到了MR.Right吗!

(责编/俞媛媛)

E-mail:amfyyy@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