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广告合作 发布 返回顶部

家里有个试管儿

发布:2019-09-13来源:未知 阅读:

幸福婚姻的遗憾

经过三年的恋爱之战,那一年秋天,许大海与张红梅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新婚之夜,许大海捧着妻子的脸,痴痴地望着,长长舒了一口气,说,你终于真正属于我了。你可知道,为了得到你,我付出了多少代价!红梅指着他的鼻子戏谑道:“包括朋友反目、放下自尊、忍受白眼等。”

许大海紧紧地搂住妻子,在她的耳边说:“爱你一生一世,无论碰到什么困难,我都会永远和你在一起。”张红梅感受着他那深情的热吻,那种溢满心灵的幸福感和浓浓的归属感,让她知道,今生今世再也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幸福的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已结婚六年了,然而张红梅却一直都没有怀上孩子,公公婆婆抱孙心切,开始频繁地催促,同事们也议论纷纷,时而交换着疑惑的目光。夫妻俩不由着急起来,他们一起到医院检查,发现问题出在许大海的身上:精子质量差,成活率很低,基本上没有生育能力。

许大海当时就蒙了,脑子里轰轰作响,整个人都快崩溃了。作为一个男人,没有生育能力,哪里还有男子汉气概?如让人知道,岂不笑掉牙齿?他觉得自己从此低人一等,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更觉得愧对妻子,整天垂头丧气,无精打采。

丈夫丧失了生育能力,这意味着他们不能拥有共同的亲生骨肉,张红梅很难过,也很失望,她感觉到他的痛苦,也体谅到他的心情,她安慰他说,现代科学很发达,如想要孩子,我们是不是做一个试管婴儿手术?许大海望着妻子热切的表情,不忍心让她失望,同时,他也想将来老了有个孩子照顾,就同意了妻子的要求。

试管儿带来婚姻危机

试管婴儿手术即是体外人工授精,在人体外将精子和卵子放在试管里受精,形成胚胎,然后移植到母体子宫内,让其继续发育,直至分娩。张红梅的手术很成功,十个月后,顺利生下了试管婴儿,是个男婴,取名为洋洋。

孩子出生后,张红梅特别兴奋,原以为这辈子无法做母亲,不能做个完整的女人了,想不到医学的发达助她圆了生育梦。她对洋洋发自内心的喜欢,倍加疼爱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把他当作心肝宝贝来呵护,小心地喂养他,耐心地训练他各种技能:爬地、行走、说话,教他穿鞋子,系鞋带,扣纽扣,坐滑梯,用汤匙、筷子,虽然很辛苦劳累,但是孩子每一点进步都让她感到无限的欢乐。

但许大海的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原以为有个孩子能减轻一下压力,可是每次看到洋洋,心里总觉得他不是自己亲生的,是一个陌生男人的精子与妻子的卵子结合而成的,感觉自己像被带了绿帽子,心里特别难受。并且洋洋在他的生活中晃来晃去,似乎在暗示着他的无能啊,故而许大海对洋洋有强烈的排斥感,他很少抱洋洋,有时妻子手里正忙着,洋洋哇哇地哭闹,他也不理不睬;孩生病了,他也无动于衷,并且嫌孩子吵闹,打扰他睡眠,自己搬到客房住;孩子咿呀学语,不时叫他爸爸,他却冷若冰霜,甚至说,别叫我爸爸,我不是你的爸爸。每当此时,洋洋就会很委屈地站在远处望着他,不敢向前靠近一步。看到他那可怜的样子,曾有一段时间,许大海努力尝试对他好一点,可是每次看到洋洋的眼睛,就感觉到那是另外一个男人的眼神,于是便放弃了。

最让红梅难过的是那天晚上,她正在逗孩子讲话,许大海一个人在喝闷酒,劝他别喝那么多,他竟然说,我喝酒关你什么事!我知道,你有个宝贝儿子,整天笑呵呵,哪里知道我心里苦呀!红梅很生气地说,我的儿子不也是你的儿子吗?你自私,你小鸡肠肚。孩子是你同意了我才要的,如今你却把他当作眼中钉肉中刺!你算什么男人!简直是个缩头乌龟。

这一下可刺中了许大海的软肋,他蓦地站起来,啪啪两个巴掌到了红梅的头上。只见他脸涨得通红,额头上青筋勃起,恶狠狠地说,我不是男人!带上你和别人的孩子,给我走人!别以为叫我一声爸爸我就会感激你。告诉你,不是我的亲生儿子,别指望我支付抚养费和教育费。

张红梅惊呆了,想不到自己亲爱的丈夫竟然会说出这些话,她气得浑身发抖,却说不出话来,眼泪哗啦一声涌出来了,母子俩抱头痛哭。

许大海不耐烦地说,哭什么哭!就你委屈,我不委屈吗?你不走我走。我受不了你们啦。他径直走进房间,简单收拾了几件行李,就搬到了公司的宿舍去了。

反思:孩子是无辜的

离开了张红梅和洋洋,初时,许大海觉得耳根清静了很多,没有了刺耳的叽叽喳喳的童声,没有了那激心激肺的身影。继而,他觉得应该冷静地思考一些问题了。

我真的要与张红梅分手?一想到这一点,许大海的心霎时疼痛起来,仿佛被割掉了一块心头肉。张红梅始终是我的最爱,当初我是历尽千辛万苦才把她娶回来的,我曾许诺照顾她一生一世的呀,如今我却打她骂她,何况在孩子这个问题上,她实在没什么过错。无论怎样,我都不可能拥有自己的亲生骨肉,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洋洋至少是红梅的亲生儿子,爱她就应该爱她的孩子。何况当初自己也是签订了协议书,答应对他视如己出,共同承担抚养和教育孩子的责任。

平心而论,洋洋是个聪明、可爱、乖巧的孩子,我却受传统道德伦理观念的影响,以对他的不理不睬,来发泄和消除心中的不满,后来还动辄对他发脾气,甚至打他,我还是人吗?幼小的生命是无辜的,生下来就应该有权利得到母爱和父爱。他的身分很特殊,本来不属于这个世界,是缘分让他与我们夫妇组合成一个家,他更需要像我这样的父亲的关爱和接纳啊。想到这里,许大海觉得羞愧难当。

这时,手机忽然石破天惊般响起来,是张红梅打来的,声音带着哭腔:“洋洋失踪了!我妈带他上街玩,在闹市中心突然不见了!”许大海整个人跳起来,脸色发白,连声追问:“什么?!洋洋失踪了?在哪条街道?”张红梅焦急地说:“能找的地方我们全找过,未见踪影,我担心被人贩子拐卖了,要是这样的话,我也不活了。”许大海说:“你别着急,我马上出来。我们先到派出所报案吧。”

派出所的人说,尚未见有人报告发现失踪的儿童。许大海留下了手机号码,便骑上摩托车,带着红梅,在大街小巷乱窜,寻了一个多钟头,毫无所获。张红梅又开始抽泣起来。他只得安慰她说:“你别哭,一定能找到洋洋的。”这当儿,派出所打来电话,说有巡警打电话来,南门街那边有个迷路的男童,正在广场边大哭。

他们急忙赶往南门街广场,果然是洋洋!两个巡警正在哄他,显然已哭得精疲力尽,双眼红肿,还在抽噎着。张红梅跳下车,紧紧地抱着失而复得的儿子,喜极而泣。过了好一会,她才问洋洋,你为什么到处乱跑?洋洋说,很久没见爸爸回家了,我看到前面有个人很像爸爸,就追上去,我想告诉他,洋洋以后乖了,不惹他生气了,我要叫他回家,后来我就不见了外婆。

许大海的喉头哽住,眼泪夺眶而出,不由得张开双臂,把妻子和儿子拥到怀里,轻轻地说:“乖儿子,我们回家吧,爸爸再也不离开你们了。”

(责编/洪来兵)

E—mail:honglaibing@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