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广告合作 发布 返回顶部

那个深爱过我的“花花公子”,你在哪里?

发布:2019-09-13来源:未知 阅读:

小时候,我们都相信灰姑娘会穿上水晶鞋,然后和英俊而富有的王子走进爱情童话;可是长大以后,我们看到的却是灰姑娘嫁入豪门后惨遭背叛、悲惨收场,而无数平凡的有情人却在艰难生活中牵手一生。

我们因此不再相信“王子”的爱情,而认为有钱人都是花心的代名词,只有共贫贱共患难的人才堪做伴侣。可事实果真如此绝对吗?

为爱走天涯,那个骄傲的男孩令我如此痴迷

6年前,我在老家湖南省怀化市读高三。那时,班上有一个名叫周峰的男生,长得很帅,情窦初开的我,一直暗恋着他。

2001年的高考,我没有考好,打算复读。可家境贫寒的周峰竟去深圳打工了,眼看着就要开学了,被感情冲昏了头的我决定:放弃复读,追随周峰去打工。

我的决定在家里掀起了轩然大波,为了不让父母伤心,我还信誓旦旦地保证:到了南方,我会一边打工一边读书,争取出人头地。

见我如此坚决,父母只好流着泪同意了我的决定。3天后,我费尽周折地找到了周峰所在的深圳市晶冠镜片厂。在人潮中,我一眼就看见了周峰,虽然他也穿着一身朴素的工装,可瘦瘦高高、斯文的他却显得那么与众不同……

当周峰看见我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时,惊讶极了。就在那个中午,在工厂门前的小餐馆里,我红着脸,鼓足勇气向他大胆表白了一切。周峰听了,显得很激动,他一把将我揽入怀中,说:“欣宜,谢谢你的爱,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在他温暖的怀抱里,我的泪水滚滚而下。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没有爱错人,这个骄傲而自信的男人一定会有成功的那一天。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已将幸福握在手中,握得那么紧。

遭遇痴情“公子哥”,我却让他遍体鳞伤

由于工厂招工,我很顺利地进厂做了一名质检员。虽然离周峰近了,可由于男工和女工在不同车间上班,因此我们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2001年10月的一天晚上,我和工友吃夜宵时,看见超市门口坐着一个年轻男人,正冲着我笑。他叫李玉柏,时年24岁,父亲是一家公司的老板,这家超市也是他出钱开的。大家对李玉柏的富家公子身份羡慕不已,可在我眼里,他就是个纨绔子弟,我打心眼里瞧不起这种男人。因此,当发现他冲我笑时,我并没有理他。后来,我每次跟室友出去吃夜宵,李玉柏都会走过来搭讪。我从不理他,可这似乎并没有打击他纠缠我的“热情”。

2001年12月的一个周末,我和几个姐妹准备去逛街,竟意外地发现李玉柏捧着一大束玫瑰在厂门口等我。我厌恶地瞪了他一眼,就拉着姐妹们扬长而去。谁知,他很快开着车追了上来,直到亲眼看我们上了公交车,他才掉转车头回去了。后来,他一连几个周末都是如此,令我既恼怒又无奈。

为了让李玉柏死心,我每次出厂都要拉着周峰一起。李玉柏看到我们亲热的样子,既不生气,也不沮丧,还是一脸笑容地向我打招呼。每当此时,我总是低声骂他:“脸皮真厚!”而周峰显然已经听说了李玉柏追我的事,他不屑地说:“纨绔子弟,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我忙说:“是呀,我最瞧不起这种男人了!”我的声音很大,故意要让李玉柏听见。李玉柏尴尬极了,轻咳一声,转身离开。

我知道自己做得有些过分,但为了让李玉柏不再纠缠我,我也顾不了他的感受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所做的一切,并没能阻止李玉柏的追求。

我知道,厂里很多姐妹都羡慕我得到了富家公子的青睐。可在我看来,那些姐妹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情。李玉柏越追我,只会越让我反感,而与日俱增的,是我对周峰的爱意和怜惜。可周峰和我在一起时,抱怨却越来越多,他抱怨自己怀才不遇,抱怨老天不公平,那些有钱人全都不学无术,而自己胸怀大志却没有施展的机会。看着心上人愁眉不展,我心疼极了。我多么希望自己能助周峰一臂之力,可是,我没有钱,除了爱情,什么都不能给他……

更让我苦恼的是,“厚脸皮”的李玉柏仍在对我穷追不舍。自从上次我在宿舍门口给他难堪后,他就没有再出现,却每天请人将丰盛的饭菜送到宿舍管理员那里。

一天上班时,我想着第二天就可以和周峰去玩,不禁兴奋得有些忘乎所以,以至于一连放过了好几个次品。当5天的假期结束后,我刚上班,就被主管叫到办公室,说这批产品刚交货,就因为那几个次品被对方抓住了把柄,要求退货。尽管我一再道歉,主管还是冷冷地说:“要么走人,要么按厂规赔偿3000元钱。”

我一下子傻了,下班后,我沮丧地将这件事情告诉周峰。原本以为他会给我一些安慰,没想到,他却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我难过极了,躲在宿舍的床上流了一夜的泪水。

第二天下午,主管竟到宿舍来找我,对我说:“你明天照常上班吧,在厂外开超市的那个小伙子,替你交了罚款,还要请大家吃饭呢。”看着主管意味深长的笑,我的脸刷地一下红了……

事情解决了,我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我没想到,自己一而再伤害李玉柏,他却还是这样关心我,我决定找个机会当面感谢他。

第二天,我独自来到厂外的超市。李玉柏看到我,兴奋不已。我说明自己的来意,对他表示感谢,李玉柏连连摆手。我有些感动地说:“钱是一定要还的……以前是我不对,请你原谅。”李玉柏笑了笑,压低声音说:“我们可以做朋友吗?其实,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觉得你很特别。”听他这样说,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见我点头,李玉柏竟兴奋得像孩子一样……

这次见面以后,我对李玉柏的看法有了改变:也许在他花花公子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善良的心吧。周峰听说了这件事,语气怪怪地说:“你的魅力还蛮大的啊?”听着他讽刺的话,我突然感到有些心凉。

深圳的心伤,那个深爱过我的“花花公子”你在哪里

我发现,我和周峰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可是,我依然爱着周峰,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我的心。2003年7月的一个周末,我想约周峰出去玩,可他拒绝了,他说:“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我想好了,我要上大学。”

我没有说话,我知道,周峰的梦想需要金钱做后盾,可我帮不了他。那一刻,我心里充满了悲哀。

几天后,李玉柏给我打电话,约我去小梅沙。我犹豫了一下,答应了。那个周末,我第一次坐上了李玉柏的车。到达小梅沙后,他从车里取出一个小保温瓶,递给我。我打开一看,里面是一瓶白白嫩嫩的、类似于豆腐脑的东西。对比周峰的冷漠,李玉柏让我有些感动——就算我不爱他,此情此景,我又如何能否认他对我的良苦用心呢?如果周峰能像他那样待我,那该多好啊!

我对李玉柏说谢谢,他却一反常态地沉默了很久。很久,他才对我说:“我记得你说过,你想上大学。”听到“大学”两个字,我又想起了周峰,假装平静地说:“想有什么用呢?我没有钱,这就是命。”李玉柏突然用一种少有的严肃语调说:“欣宜,你是一个单纯的女孩,有些在你眼中很完美的人,其实并非那么完美。”

我并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可是两天后,我竟又从同寝室的姐妹那得知:周峰和厂长侄女——财务室的杨梅好上了。

我惊呆了,面对我的质问,周峰轻描淡写地说:“我没有和她谈恋爱,只是她说可以支持我读大学。”我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看着这个我深爱的男人,我突然感觉那么陌生……

我一夜未眠,想到高中3年对周峰的暗恋,想到自己千里追随他到深圳,想到自信骄傲的他一次次发誓要出人头地,我想得心都痛了。我爱周峰,即使他再怎样伤我的心,我还是爱他。那一夜,我反复考虑着,要怎样才能帮助周峰读大学呢?

第二天,李玉柏突然到厂里来找我,交给我一张5万元钱的存折,对我说:“这些钱给你拿去读大学。”我惊讶得瞪大了眼睛,连连推辞。李玉柏将存折塞进我的包里,笑着说:“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但却可以改变你的命运,就算我借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