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广告合作 发布 返回顶部

日本单身妈妈打拼在中国

发布:2019-08-13来源:未知 阅读:

采访佐藤爱,是在她新创办的现代日本语学校里。

在布置得优雅温馨的会客室里,初照面,我惊异于她的年轻貌美;交谈时,我惊叹于她的聪慧敏锐;采访后,我折服于她的冷静果断。

你能想到吗?这位年仅28岁的日本女子来上海才三年,那时她刚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没有钱,不懂一句中文,没有一个朋友,还带着出生才两个月的婴儿。如今,她却创办了两项事业,而且都相当成功。她的经历告诉我们:在厄运面前,任何哭泣或抱怨都是浪费时间。只有冷静、忍耐、坚强,才能使生命绝处逢生,并开出绚丽的繁花来。

在美国遭遇厄运,来中国赌一把

佐藤爱1979年出生于日本。在24岁前,她一直是个幸运的女孩。在东京一所大学读完经济系后,正值日本经济不景气,工作难找,她却很顺利地进入东京一家大公司做文员。该家公司里有个系统软件,是委托一家大型IT公司做的, IT公司派了个年轻帅气的工程师驻扎在她的公司里。这位IT工程师很快成为公司里单身女子眼中的香饽饽,但他却喜欢上了年轻活泼的佐藤爱,不久两人开始谈恋爱了。后来,美国的IT公司请这位工程师去美国工作,于是他们便决定结婚。佐藤爱在同事和朋友艳羡的目光中跟丈夫一起去了美国。

2002年底,他们到了美国的落杉矶。佐藤爱作为家属,住在公司的宿舍里当全职太太。不久,她怀孕了。就在她临产前一星期,却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她的丈夫因酒后驾车出了车祸,当场死亡。那时,她就快生孩子了,回不了日本。丈夫的公司只给了她一点点抚恤金;而且因为丈夫是酒后驾车,她一分保险金也没拿到。

佐藤爱说她那时根本没有时间去哭泣,因为她清醒地知道,再过一星期孩子就要出生了,不能过度悲伤。其次,她还得考虑下一步该怎么走。她身边没一个亲人,她的妈妈腿脚不好,走路很困难,所以不能来美国照顾她;她爸爸要上班养家,也不能来;丈夫的家里更是一点帮助也不给她,婆婆甚至把儿子出车祸归罪于她。最后,还是日本的一位好姊妹来美国照顾她的。幸好美国的医院不用付钱就可以分娩(医疗费由政府支付)。一星期后,佐藤爱顺利地生下一个儿子。

生完孩子后,佐藤爱静下心来想:现在事情已经是这样了,任何后悔啊,哭泣啊,抱怨啊,都没有用了。现在她应该做什么?美国的生活费很高,她没有亲戚,没有钱,也找不到工作,还要养孩子。美国是待不下去了,她只有回日本,但她的妈妈腿脚不好,不能帮她带孩子,她只能自己带孩子。她爸爸有工作,在儿子上学前,肯定会养她和儿子的,她只要照顾儿子就行了。但等儿子上学后,她再去找工作的话,还能找到吗?她已经好几年没工作了,日本的公司男女很不平等,加班也很厉害,而且有孩子的女子,一般公司都不会聘请。所以她要找到好工作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便她找到工作,也请不起保姆——在日本,带孩子的保姆一定要有国家颁发的资格证书才行,所以价钱很贵,就是她把全部工资贴进去也不够。

佐藤爱要想过得舒服些,可以靠她的父亲。但她却想,将来儿子上学后,会和别的孩子比较,知道自己没有爸爸,而妈妈是靠外公生活的,他会产生怎样的自卑感呢?最重要的是,她和儿子不可能一辈子都靠她父亲。

佐藤爱想,既然在日本生活如此困难,那就离开日本。为了自己和儿子有更好的前途,佐藤爱要选择一个对她最有利的国家去生活。

做出决定后,她就上网在全世界范围内查询,看哪个城市既可以廉价请到保姆,又能找到好点的工作。她选中了几个城市——台湾、北京、上海等,仔细评估下来,觉得最合适她的是上海,最终她决定去上海。上海的日本人很多,而且有日本学校、日本医院,卫生设施也好。最吸引她的是,那里可以请到保姆,找到工作。

佐藤爱在美国呆了两个月,办好了去中国留学的一切手续,联系好读中文的上海交通大学。接着她回到日本收拾行李。亲戚朋友都觉得她发疯了,带着才两个月的孩子去一个举目无亲、语言不通的陌生国度。但谁都劝不住她,佐藤爱说,这完全是一种赌博,她要为改变命运赌一把。

单身妈妈打拼在中国

2003年8月底,佐藤爱来到上海,住进交通大学的留学生宿舍里。她第一件事就是委托日本中介公司找保姆,自己白天读书,由保姆帮她带孩子,晚上她和儿子一起挤在两尺半的床上睡觉。第一次请的保姆不怎么好,做事很不负责。后来留学生楼的一个门卫看到她带着儿子读书,挺同情她的,就帮她介绍了另一位保姆,是学校里一位教师的母亲,一位热心的北方女子,对孩子好极了。佐藤爱第一次开心起来,她觉得自己的运气很好,能找到这么好的保姆。

由于经济上的原因,学了三个月的中文课程后,佐藤爱就走出了校门。她租了套房子,接着就出去找工作。那时她的中文也不太好,好在上海有很多日本公司,她在一家日资的房产中介公司当推销员。她对保姆说,我要上班了,您带孩子的时间能不能长一点?善良的保姆很喜欢她的儿子,就一口答应了。

佐藤爱对中国的法律、文化、风俗都不怎么懂,她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一点点了解中国的社会。半年后,佐藤爱换了份工作,到一家日本咨询公司上班,她在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结识了很多朋友,其中包括在上海的日本人,收入也渐渐稳定起来。

佐藤爱在工作时,经常听很多客户说上海没有一个专供日本人玩的地方,也亲眼目睹很多日本太太像原来的自己一样,不会讲中文,没有地方休闲娱乐。她想起她的客户群中有教瑜伽的、教跳舞的老师,而她手上有在房产中介和咨询公司工作时的客户。一个念头涌上心来:既然有客户有老师,何不开一家健身俱乐部,为在上海的日本女人提供一个休闲的会所?

如果说佐藤爱来上海是一次改变自己命运的赌博,那么她现在想再赌一次。

2005年3月,26岁的佐藤爱在古北新区开了家健身休闲俱乐部,除了教瑜伽外,还教插花、茶道、跳舞等。一些对日本文化感兴趣的中国朋友,也来学习怎样穿和服和茶道等。

佐藤爱在咨询公司学了很多东西,自认为很懂经营。但是,具体操作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会碰到一些很意外的事情。比如日本人喝酒的习惯,和大家一起吃饭的习惯,都不一样,常闹出些误会。佐藤爱只得边做边学,不断地进步。

俱乐部从小处开始做起,越做越好,有时日本的商工会要搞活动也会借佐藤爱的地方。佐藤爱认识了很多上海的朋友,大家都觉得她一个人带着孩子挺不容易的,都愿意帮助她,给她介绍客户。

佐藤爱做得很开心,俱乐部在上海开始火起来了。

渴望找个中国丈夫

上海一位搞教育的朋友向佐藤爱介绍了西藤老师。西藤是日本籍的中国北方人,他在中国写了很多教科书,还出版了几本关于日本礼仪的书。佐藤爱看了西藤的书后,对他说:“语言可以自学,但礼仪一定要有专家教的。”西藤对她的提议很感兴趣。

2006年6月,佐藤爱和西藤一起办起了现代日语学校。该学校与上海对外服务公司和一些大学合作,既有全日制课程,也有业余、双休日等课程。佐藤爱还策划了一些活动,比如邀请上海的日本留学生与学日语的中国人互相交流。她的那些新颖又实在的策划,又一次为她带来了成功。

28岁的佐藤爱,来中国只有三年多,如今却在上海创办了两份自己喜欢的事业,在经济上也完全独立了。如果留在日本,这样的成就她想也不敢想。

回顾一路走来的历程,佐藤爱深有感触地说:“如果遇到厄运,碰到意想不到的倒霉事,或者运气不好时,不要哭泣,不要怨恨,因为那是没用的。要冷静地思考:现在应该怎么处理?现在可以做什么?如果这里不行的话,去哪个地方比较合适?一定要朝前看,要开朗地面对现实。在日本,很多有学历的女孩都很有能力,但日本男女不平等,比如日本女孩子结婚后不能工作。为什么不能工作?因为这么定,所以就这么做。其实人是自由的,没有人能决定你的人生该怎么过。现在地球越来越像一个村庄,只要有事业,有前途,我们可以到任何一个适合自己的地方。中国的经济发展很快,有很多东西可以做。”

佐藤爱说,上海是她的福地,大家都在帮她,人们对她和她的孩子都很好。但只有一个她不满意的地方,那就是单身妈妈找对象挺难的。美国的离婚率很高,达50%,两个人里有一个是离婚的,所以人们对单身妈妈都无所谓,不影响择偶。日本现在也是这样。上海的年轻人观念也比较开放,但他们的父母很顽固。“上海的婆婆真是厉害啊!” 佐藤爱叹息道。

现在,佐藤爱仍然是个单身妈妈,每天一个人回家,有时候感觉挺寂寞的。她渴望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一个可以商量的爱人。她说她爱中国,要为儿子找个中国父亲。

说到这里,乐观坚强的佐藤爱不经意间流露出日本女子特有的温柔。

(责编/张祝全)

E-mail:amfzzq@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