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广告合作 发布 返回顶部

夏/天=Summer=沙/漠

发布:2019-08-13来源:未知 阅读:

1

夏天在见到老艾的瞬间,眼睛里突然受凉,心里一片潮湿。

那是大学同学张小冰的朋友的生日聚会,夏天连寿星也不认得,就被张小冰生拉硬拽了去。她们去晚了,推开酒吧包厢的门,已经是闹哄哄的群舞场面,夏天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包厢角落里的老艾,他正在和一个女孩斗酒,脸上带着酒醉后男人惯有的讪笑。

夏天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见到老艾,她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夏天竟然有些心慌意乱,手足无措。

张小冰不明白为什么夏天对老艾感兴趣,这个城市最不缺的就是精干优秀的男人,前几年很流行一句话,一片树叶掉下来能砸到10个老总,20个经理,其中有20个揣着硕士文凭,5个海归,5个博士,随便拉一个都比老艾强。老艾奔四的年纪,混了这么多年只是一个小公司的小部门经理,几年前老婆生病死了,住在小得不能再小的房子里,和许多有点经历,性格温顺,不得意的中年男人一样,喝多了爱掉眼泪。

只有夏天自己知道,这个二十几岁就来他老爸的服装设计公司上班的男人,在她眼里是多么干净,干净的外表,干净的内心。她初见他时,尚不足10岁,他刚刚大学毕业,很莽撞,听到老爸叫她春艳,顿时笑出声来。老爸问他这个名字是不是很俗?他瞥了一眼盛怒的春艳,说是。几天后,老艾给春艳改名叫天使,说女孩子就像天使一样宝贝可爱,继母死活不同意,用眼睛斜着春艳,还天使呢?于是,老爸示意老艾折中了一下,那就叫夏天吧,于是夏春艳就改名叫夏天。

他做老爸的设计助理,经常到家里来,在言来语去间就窥到了夏天和继母的对立,后来他才知道夏天盛怒的原因是因为继母也嫌弃春艳这个名字。那时,夏天身边的人都看继母的眼色,只有老艾,敢说真话,全然不顾继母意味深长的威胁目光,替夏天在老爸面前出头说话。

所以一年后,夏天被送到上海去念书,骤然脱离了续母高明的敌对,夏天像小鱼游进了大河,尽情地呼吸着,她大把大把地花着钱,和男孩子疯,没心没肺地玩。老爸和老艾到上海参加服装展览,顺便来学校看她,看完后使劲拍老艾的肩膀:“你这一招把她救活了。”

夏天一直在上海念到大学毕业,后来又到巴黎呆了几年,像一只飞得老高老高的风筝,渐渐淡出了老艾的视线。他后来经历了很多坎,包括在公司坚持古典清雅的设计路线,与继母的时尚潮流相背,受继母的排挤离开了公司,夏天都不知道。事实上,老艾从来都把她当孩子看,在老艾干净的内心里,他一直认为每个女孩子都是一个天使,都应该得到呵护与爱。而夏天,不仅仅是把他当成了生命中的一个美好际遇,她觉得,只有老艾那样的男人,才能一辈子把她当成天使放在掌心的。他一点也认不出夏天了,这个时候的夏天,美丽时尚,有一种既婉约又传统的气质在她身上流淌。再不是当初那个倔强的永远梳着两条牛角辫的夏春艳。她的成长和他的沧桑一样,因为对方的一无所知,更加崭新而生动。

老艾显然把夏天当成了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他眯着微醉的双眼,满眼体恤地问:“你刚来深圳不久吧?”

夏天微微扬着眉头:“你怎么知道?”老艾就自得地笑。

夏天在那瞬间明白这个在张小冰眼里不上进没有出息的男人,恰恰带着让他着迷的那种散淡。

2

她从张小冰的朋友兼同行那里知道老艾现在混的并不好,他的设计风格好像已经定格在前十年,与现代格格不入,所以在公司里得不到重用,到最后,从设计师沦为普通的打版师。夏天听到这里,心一抽一抽地泛酸。夏天授意张小冰随意聊天,然后告诉他,她叫温迪,上海人,有过短暂婚史,在一个服装公司打工,看过老艾的设计样本,有心想推荐老艾进她服务的公司工作。

张小冰咬牙切齿:“你一定是疯了!”

夏天的确是在服装公司上班,只不过是做老板,她在巴黎学的是服装设计,温迪是她的英文名字。正用,不关心员工的私生活,跟夏天早在国外就认识,开口闭口都是叫温迪,新来的员工也不知道夏天的身份。

自从老艾来公司上班之后,立马开始设计旗袍,准备参加上海的服装展览。旗袍设计项目由夏天和老艾负责,两个人接触的机会增多,有时候加班至深夜。

没过多久,夏天就发现老艾新交了一个女朋友,叫周梅。是一家酒店的领班,比老艾小不了几岁,有一个5岁左右的女孩,老艾加班,她偶尔送消夜过来,周梅喜欢化很浓的妆,穿二十几岁女孩爱穿的吊带衫,有和年龄不相称的过分热情,嬉笑之间全是对老艾的满意与依赖,有时候举止太过火,看到旁边的夏天。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慌张。这让夏天更加自信起来。她觉得周梅这个对手太不值得一击,她甚至想,像周梅那样飘摇如浮萍的女人,也许不用和自己过招,有一天她自己就会出现状况,溃不成军。

夏天把自己扮成刚走出学校不谙世事的小可怜,像无助的孩子一样,在老艾的视线里走来走去,假装遇到不懂的问题,用求助的眼光看老艾。

张小冰说,夏天你玩笑开大了啊,早该揭底了,你要骗老艾到什么时候?夏天鼻子一哼,快了,快了,她的潜台词是老艾快爱上我了。

3

最近周梅突然很少来了,每天加班到9点多,夏天和老艾出去吃消夜,聊天的时候,老艾惊异地发现眼前这个叫温迪的女人说的话,总能直击他的内心,很久没有这样的对话了,那种情形多么像他年轻的时候,让人萌生出无尽的希望和憧憬来。

真正让他们靠近的原因是夏天的办公桌里出现了一只耗子,它在夜晚钻进了夏天的抽屉里,夏天发出尖锐的叫声,让老艾一个箭步冲到夏天的桌子边上,以为发生了大事,于是夏天哭着扑进了老艾的怀里。

捉了大半天的老鼠,却再也不见了踪影。夏天胆战心惊地说,我最害怕这个东西,一触摸到它又滑又腻的身体,就既惊恐又恶心。老艾拍着她的肩膀说,你的话让我想起一个小女孩,她也说过同样的话。

夏天想起小时候,她的房间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耗子,老爸不相信她的话,那样高档精致的住房里怎么单单她的房间有耗子?继母在旁边帮腔说她一定是做梦了。老艾买了一个用来捉田鼠的夹子,悄悄给了她,真的就在房间里捉到一个硕大的耗子。长大以后夏天猜那可能是继母的伎俩。只有老艾出面救了她。

夏天对张小冰说,看,我对他的爱不是没有基础的吧?是一块一块小石头慢慢砌成的高山,牢不可破。

不知道什么时候,周梅从老艾的身边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未见她来送过消夜,再没来电话到办公室找老艾,像从没出现过一样,老艾说要不是周梅给他留了一封信,说遇到了一个比他更合适的人,还把房子的钥匙交给了老艾,求他帮忙租出去,钱打到她的卡上,老艾真的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张小冰及男朋友林苛、夏天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