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广告合作 发布 返回顶部

师洋:落魄冠军,尴尬“明星”

发布:2019-08-13来源:未知 阅读:

从2005年至今,从“超级女声”到“我型我秀”,从“舞林大会”到“加油好男儿”,选秀使许多草根出身的孩子咸鱼大翻身,成为光芒四射的明星。

其中,师洋以独树一帜的表演风格成为“2006我型我秀”的人气冠军,据网友统计,他曾是2006年夏天人气最旺的名字,并由此被娱乐界人士惊叹为“师洋不红,天理难容”。

一年过去,曾经红遍全国的师洋境遇如何?

梦想:天生我材必有用

1987年1月27日,师洋出生在甘肃省天水市。他的爸爸师小宁和妈妈刘晓萍都在工厂上班,为了照顾他,刘晓萍辞去了工作,一家人全靠师小宁每月300元的工资生活。后来为了缓解经济压力,刘晓萍开了一家小裁缝店补贴家用。师洋从小就有很强的表演天赋。在赞扬声中,师洋开始向自己的明星梦进发。

他在电视上研究明星的服装搭配和舞蹈动作,关心演艺圈的各种动态。天水是个小城市,但师洋还是想方设法与明星沾上关系:有一次,他去商场买了一双运动鞋,发现鞋盒里有一张消费者调查表格,注明,如果把它填好寄回公司,将有机会获得谢霆锋的签名照。师洋认真填好,几天后,他真的收到了谢霆锋亲笔签名的照片。他拿着照片向同学炫耀,看到同学们惊喜得你争我抢,他成为明星的欲望更加强烈了。

高考落榜之后,摆在面前的道路就是当一名打工仔,或者到爸爸的工厂当学徒,师洋迫切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2004年6月,师洋得知北京“中北电视艺术中心”与“香港英皇公司”合作的艺术学校正在面向全国招生。他立即回家央求父母让他读这个学校。经过痛苦思考,父母不仅四处举债为儿子凑齐一年38000元的学费,而且,刘晓萍也离开家乡,来到儿子就读的学校打工陪读。之后,师洋参加了几个选秀比赛,但因为比赛的影响力有限,很难红起来。为了成为红遍全国的明星,2006年,师洋把目标瞄准了已经炙手可热的选秀节目“我型我秀”。他想,“我型我秀”已经成功举办了两届,在全国的影响和“超级女声”、“梦想中国”并驾齐驱,如果在这个节目中脱颖而出,何愁不能出名呢?

2006年5月,师洋参加“我型我秀”北京赛区的海选之后,以独特的搞怪风格,被媒体称为“师洋现象”,拥有了被称为“格格”的大批粉丝。看到有人支持,师洋决定继续走搞怪路线,在一连串惊世骇俗的表演之后,最终,他以729873条的短信票数创造了“我型我秀”的短信神话,成为人气冠军!那一刻,听到台下粉丝的尖叫声、呐喊声,师洋兴奋地想,我终于是明星了!我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甚至有出版商立刻找到刘晓萍,让他给儿子写书,一定能赚大钱。

梦想:东风不与周郎便

此后,师洋与上海上腾娱乐有限公司签了7年约,正式开始艺人生涯。成为艺人之后,难免经常在电视台露面。有一次,上海某电视台邀请师洋做直播,两个著名主持人聊到师洋的父母举债送他上艺校时,直言不讳地批评师洋“不体谅父母”,只知搞怪做秀的师洋非常难堪。出人意料的是,两位主持人的话激怒了众多“格格”,“格格”们认为主持人侮辱了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在百度贴吧里万人签名声讨两个主持人,有个粉丝要求他们向师洋道歉,否则自己就跳楼。虽然两位主持人并未公开道歉,但通过这件事毕竟证明了自己的“影响力”,师洋暗自得意:有那么多粉丝拥戴我,今后,谁还敢冒犯我呢?

然而师洋渐渐发现,他的星路并没有因为粉丝人多势众而更加顺畅。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在上腾公司的月薪仅为2000元。这个月薪在中小城市还可以维持生计,但在国际大都市上海,根本不够用。最初师洋天真地认为:我已经是大明星了,更多的收入应该来自“外快”。其实不然,公司经常安排他到电视台做嘉宾,但这些都是免费的。给品牌做代言的机会少得可怜不说,他也仅能从中得到很少的提成……

刘晓萍应出版社要求写的《我是师洋》出版发行后,还遭到了上腾公司的批评。公司认为,师洋作为公司的艺人,应当听从公司的安排,他们母子不应该不经公司允许擅自出书营利,今后绝不允许出现这种揽私活的行为。这样一来,师洋自己捞外快的门路也被封死了。

师洋没想到自己很快出现了经济危机:最令他头痛的是每天的交通费太贵,由于害怕粉丝围追堵截耽误行程,他既不能像“草根时期”那样挤地铁,又没有专车,每天只好以出租车代步。上海出租车的起步价是12.5元,又经常堵车,稍微跑一个来回,就要七八十元钱,如果按这个价位跑一个星期就要2400元,他的工资根本不够!他曾经就车费的问题跟公司交涉,虽然公司答应为他报销一定费用,但要到年底才能给他结账。以他一月2000元的收入,哪里还撑得到年底呢?另外,他现在大小是个明星了,不可能每次到电视台出镜只穿一套衣服,他必须多多地购置衣服,可买衣服的钱又从哪里来呢?

为此,他不得不要求妈妈每月给他寄500元钱应急。当时在北京一所民办学校当生活老师的刘晓萍月薪有1000多元钱,她还要从这些钱中拿出500元还当初欠的债,如果再给儿子寄500元,她连生活费都没有了。为此,她打电话给儿子,心疼而无奈地说:“妈妈一直以为你拿了冠军之后,就算是闯出来了,可现在,你怎么连自己的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呢?妈妈真为你的前途担忧啊!”

挂掉电话,师洋心如刀绞。他想起父母举债供自己读艺校的辛苦,想到父母为了挣钱还债,现在还甘肃、北京两地分居。他决定破釜沉舟,改变尴尬的局面。2006年11月,他鼓起勇气独自一人跑到北京,约了几名记者,表达自己对前途的迷茫,以及增加收入、多揽商业活动的愿望。上腾公司得知此事之后非常气愤,他们认为:师洋即使对公司的安排有不同看法,也不应该无组织纪律,擅自跑到北京泄露“家丑”。

师洋从此陷入了窘迫的泥沼:平时,他根本没有什么演出,每天大部分的时间就只好在宿舍里睡觉、玩游戏。这种乏味的生活,离他想像中光芒四射的明星生活相距甚远。因为没钱,他每天都在宿舍附近的大排档吃饭。在参加“我型我秀”之前他成天吃大排档没有人说他,但现在,经常有人站在他身边惊呼:“这不是师洋吗?师洋怎么也吃大排档?”听到这种议论多了,他每到吃饭时间就躲在宿舍里叫外卖。有一次,他叫了一份桂林米粉,送外卖的小伙子还惊喜地对他说:“我认识你,你是师洋!是个明星!你参加比赛的时候,我们老板让我们都要给你投票。”最后,他兴奋地向师洋索要两张照片。关上门,师洋不禁自我解嘲:“明星还不是吃6元钱一碗的桂林米粉……”

更令师洋伤心的是,当年一位曾经借钱给他读艺校的老乡,做生意资金一时周转不开,找到师洋要借5万元钱。师洋苦笑着实言相告:“我兜里的钱只有两位数!”可是,对方不相信:“你身上没钱,就从卡里取钱转给我吧?我真的急需要钱周转。当年,你爸爸向我借钱的时候就说,有一天你成明星了,加倍还给我。现在你真的成为明星了,我不需要你加倍还钱,借我一点钱应急,总不至于为难吧?”最后,这位老乡硬是不相信堂堂“我型我秀”的冠军师洋居然连5万元钱都拿不出,他一气之下,向师洋的父亲催要当初借给他们的钱……

师洋和一个朋友合租的房子月租金3000元,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房东一般会要求房客一次性交满半年的房租,即18000元!这个天文数字难倒了师洋,经过商量,房东终于同意他先交一个月房租,还用上海话对自己的老婆说:“告诉你不要无聊地整天追星,你看,这么大的明星还不是低三下四跟我们侃价吗?”房东以为师洋他们听不懂上海话,但师洋已经来上海快一年了,他怎会听不懂上海话呢?看到朋友还一个劲儿地向房东敬酒,他顿时感到痛楚不堪而又无奈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