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广告合作 发布 返回顶部

低“性商”大学生为性疯狂

发布:2019-09-10来源:未知 阅读:

一个是风华正茂、壮志未酬的大学生,一个是年近知天命、善良淳朴的农妇……这起奸杀案曾一度让当地人嗤之以鼻而又百思不解。

殷殷学子,“性商”低劣遭嘲讽

1982年12月,牛志强出生在河南省长葛市一个贫困市民家庭。2002年9月,牛志强被河南省财经学院外语系录取。大学毕业后,成绩优秀的牛志强原打算直接考研,可是,因为拖欠着学校一笔学费无法报名,他又不得不去找工作。

他决定一面继续做家教偿还学费一面为梦想拼搏。然而,学生毕业以后就不能留在宿舍了,囊中羞涩的他住哪儿呢?这时,在财经学院学生食堂当厨师的高中同学冯宏斌一拍胸脯说:“住我们员工的集体宿舍吧?”

财经学院学生食堂员工集体宿舍位于一间废弃的教室内,居住7个人;一台21英寸康佳彩电和一部影碟播放机是他们惟一的休闲工具。对于牛志强的加入,7条豪爽的汉子都表示欢迎。就这样,牛志强搬了过去。

吃饭、洗澡方便,空间宽敞、室友热情,还无需费用……牛志强在集体宿舍借宿虽说有很多好处,但也很大的遗憾,那就是学习的环境不理想。上班时间还好,众人齐刷刷去食堂工作了。一到晚上,7个来自五湖四海、身强力壮的爷们一聚,就会侃大山。这时虽是牛志强学习效率最高的时段,但他也只能舍命陪君子。

不仅如此,这些或者早已成家、或者早早踏入社会的室友劳顿一天后,还经常拿一些关于两性的话题消遣:“某某床上功夫不行,是被老婆赶出来的!”“今天见个美女学生如何如何性感……”牛志强虽然是个20多岁的大男人了,可一直视“男女之事”为“雷池”,还从未有过性体验。所以每每此时,他都会情不自禁地心慌意乱、面红耳赤,远远躲在角落里插不上半句嘴。说来,这其中也是有缘故的。

事情要追溯到牛志强8岁、刚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一天下午放学,他和一个女同学一起回家。途中,两个孩子谈论起看电视,接着就模仿起电视剧中男女主人公接吻的镜头。岂料,这一幕刚好被女同学的父亲看到,牛志强遭到一顿训斥。第二天晚上,事情又传到了牛志强父母的耳朵里,父亲当即将牛志强暴打一顿,母亲也恶狠狠地抱怨说:“小小年纪光想学坏,活该!”牛志强又恐惧又难堪,眼泪只能偷偷地流……渐渐地,大人们就忘记了这件事,但他却从此记住了母亲的话——不能学坏!

牛志强的表现躲不过室友的目光。很快,他成了众人调侃的对象:“你该不会‘性商’低劣吧?”冯宏斌急忙跳出来解围:“我老乡确实很纯情,谈个漂亮的女朋友都快两年了,至今还是个‘童男’!今后大伙可要多关照……”可话音未落,宿舍内响起一阵尖叫声:“天啊!现如今‘童男’可是比大熊猫还珍贵!”“是啊!何况志强兄弟又这么帅气!建议献给一个寂寞的富婆,挣一套房子都可能!”……

那一刻,牛志强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仓促“补课”,惊飞女友心多痛

11月底,不知哪个室友从地摊上购买了两张淫秽影片。那天深夜,众人兴致勃勃地围在宿舍里看起来。

画面不堪入目……牛志强蜷缩在上铺自己的被窝里,渴望观看,却又害怕自己无法控制的神态让哥们嘲笑,所以一会儿侧起耳朵,一会儿偷偷伸出脑袋……他欲火难耐,性意识被猛烈地唤醒了!

这时,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嗓子:“看看咱们的‘童男’有没有‘反应’!”众人随即嘻笑着一哄而上,有人按胳膊、有人按腿、有人掀被子、扒内裤……牛志强从来没有这么难堪过,眼泪几乎流了出来!

闹腾一番后,哥们一唱一和、又轮番“教诲”起牛志强:“兄弟,我真不明白这么多年你是咋熬过来的!“早该下手给女友加个‘保险’(发生性关系)呀!把你抛弃了才亏呢!”“对呀!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不解风情!回首跟女友的恋爱过程,牛志强仿佛恍然大悟……

女友叫董佳,出生在新乡市一个书香门第,清秀可人,在财经学院市场营销专业学习,跟牛志强同届。两人之间是那种纯净、美丽的校园恋情,最亲热的程度也只是手牵手。

转眼大学毕业了。当年,董佳就考上了天津商学院市场营销专业的研究生,牛志强却因经济问题被迫要等到来年再考。董佳就要离开学校的那晚,两入来到文博广场花园。见男友心情沉重,董佳轻轻拥住他,安慰说:“困难只是暂时的,你一定行!明年考北京外国语学院,我在天津等你!”这是两人的第一次拥抱,牛志强心潮澎湃、幸福的泪水霎时盈满眼眶……

当初为何不趁热打铁呢?经历宿舍众爷们的“羞辱”、“调教”后,牛志强认识到自己太“晚熟”,后悔起来。此后,他频频打电话跟远在天津读书的女友倾诉思念。董佳也牵挂着男友,于是决定元旦前夕请两天假、利用一个周末回郑州一趟。

11月24日一早,牛志强理了发,还把皮鞋擦得亮亮的……室友们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他们惊呼着:“明天开始,晚上9点之前咱们谁也不许回宿舍,累了去操场歇去!”还积极帮牛志强出主意:“千万别再傻了!”“兄弟!记住你是个男人啊!别不识抬举,主动大胆地冲上去吧……”牛志强紧张得额头直冒汗,一夜都没睡踏实。

第二天上午,董佳来到了牛志强的住处。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被褥收拾得整整齐齐……她用惊奇的目光审视了一下这个男人的世界后,坐在一张下铺上,兴致勃勃地讲述起自己在天津的生活……

然而,牛志强却心不在焉。此刻他才发现,女友的眼神是那么迷人、皮肤是那么白皙、胸脯是那么丰盈……欲望的火焰在他胸中越烧越旺!突然,他一把拉住女友的胳膊,颤抖着说:“咱们……咱们那个吧?”

董佳腾地从床边站了起来,惊惶地说:“这是什么地方呀?你神经病……”出师不利,牛志强哭丧起脸:“他们知道你过来了,上班时间不会回来……”董佳马上意识到了这是个圈套,恶狠狠地骂道:“一群,无赖!”

气氛顿时尴尬了。

手忙脚乱中,牛志强又去播放那张淫秽影片,董佳已经彻底拉下了脸面。“牛志强,没想到你如此低级趣味!”丢下这句话,她愤然离去!

当晚9点后,室友们诡秘地从四面八方闪进了宿舍,又嘻笑着涌过来:“让我们看看有没有‘见红’……”可是,牛志强却死尸一般只顾蒙头大睡。

知道未能得逞,大伙你一言我一语又抱怨起来:“你不会来个‘霸王强上弓’吗?”“唉!真是个窝囊废!”

第二天,董佳去新乡看望父母,第三天从新乡直接踏上了返校的列车……此后,牛志强打电话、发短信、上QQ频频跟她解释、道歉。可她的反应却越来越简捷、越来越让人心凉:“一切都应该自然!”“我们的关系还是重新考虑吧!”直至最后没了回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