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广告合作 发布 返回顶部

骗来的爸爸

发布:2019-09-10来源:未知 阅读:

2005年7月,李鑫大学毕业到广州打拼,虽然他在大学的各科成绩非常优异,但残酷的现实却让他异常痛苦:七岁的时候,一次意外受伤,脸上留下了几条深深的伤痕。

从7月到10月,李鑫面试了不下30家单位,几乎所有的单位都以相同的理由委婉地拒绝了他。李鑫想到用整容来改变自己的形象,他到医院里一询问,上万元的费用对他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家里为了供他读大学已经欠了四万多元,再拿钱给他整容显然是不可能的。为了生存,李鑫最后不得不到一家大排档当起了洗碗工,一个月只有600元工资。

12月的一天,李鑫无意中看到一则新闻:广州人民医院免费给十名市民进行整容手术。李鑫兴奋不已,第二天他请假去报了名。在报名现场,李鑫讲述了他大学毕业以来因为脸部伤痕所遭遇的挫折,恳请能获得整容的机会。尽管李鑫的遭遇让主办方很同情,但最后他并没有成为十名幸运儿之一。

虽然这次没成为幸运儿,但给了李鑫很大的希望,他一面每天浏览《广州日报》寻找类似的免费整形活动,一面积极工作,希望尽快挣到整形的费用,为此,他节省一切不必要的开支。但是工作还不到三个月,大排档就因为生意不好炒了李鑫的鱿鱼。

当天晚上,李鑫喝了几瓶啤酒,然后到一家网吧里过夜,一则帖子引起了他的注意。一个贫困大学生因为没钱上学发帖求助,后面有很多人回帖表示同情和愿意资助。李鑫眼前一亮:为什么自己不仿效也发一个求助的帖子?说不定还能引起用人单位的注意,破格录用他,兴许还能得到好心人的帮助,给他提供整形的费用!

为了充分打动网民,李鑫不仅虚造了身世:父母双亡,欠了数万元的债务;还夸大了在找工作中的种种遭遇,悲悲切切,洋洋洒洒上万字。在帖子最后,李鑫留下了小灵通号码和银行账号。这个帖子让李鑫激动更让他恐惧,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在欺骗所有人。

第二天开始,李鑫的小灵通就响了起来,但大部分人只是询问一下情况就没有了下文。在网上,网民回帖的同情声一片,但也有不少帖子表示这是骗子,提醒大家不要相信。李鑫的帖子引起南方电视台的注意,有工作人员联系他,希望他能接受采访,李鑫找理由拒绝了。

2006年10月24日,李鑫到银行取钱,他惊喜地发现账户里的金额是11000元,他以为银行的电脑出了问题,又到窗口处再次核对了一次,工作人员告诉他账上的金额没有问题,一万元是三天前以转账方式汇入的,但银行以替储户保密为由没有提供转账人的详细情况。李鑫又到网上寻找线索,但他从回帖里也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李鑫联系了他的大学同学,也没有一个表示曾经给他汇了钱。

到底是谁给自己汇了钱呢?他为什么仅仅凭借一则帖子就相信了自己?那段时间,李鑫很想知道到底是谁给他汇了钱,然后说一声感谢,更要说一声道歉,但却找不到任何线索。平静之后,李鑫告诉自己,等将来有钱了就捐出去,算是对这个好心人另一种方式的回报。

2006年11月3日,李鑫进行了整容手术,手术进行得非常顺利。手术结束不到一个月,李鑫应聘成为天河区一家外贸公司的业务员,他很珍惜这份工作。由于良好的工作业绩,2007年7月,李鑫被公司任命为广东地区的销售部门经理。为了让自己的良心安宁,李鑫不忘自己的诺言,每个月都会拿出300元存入一个“爱心账户”,等有人需要资助的时候就把钱捐出去。

捐款者竟是晚期癌症病人

2007年8月11日,李鑫像往常一样处理日常工作,他接到了一个来自市人民医院的电话,是一名护士打来的,说一个叫张扬员的晚期癌症患者希望能见见他。虽然心存疑虑,李鑫还是来到了医院。

在医院里,李鑫见到了张扬员,由于数次化疗,张扬员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看到李鑫疑惑的样子,张扬员断断续续地说:“我知道我给你打电话很冒昧,但我很想看看你……当初就是我给你账上汇入了一万元……本来不想打扰你,但我还是想看看你是不是过得好……”李鑫惊呆了,他幻想了千百回给自己捐款人的样子,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捐款给自己的人是一个孤独的癌症患者。在随后的交谈中,李鑫了解了张扬员的情况。

张扬员是湖南怀化人,1987年辞职到广州发展,经过几年打拼拥有百万资产,由于受不了诱惑有了婚外情,妻子决然地和他离了婚,儿子跟着他生活。他经常在外应酬,年幼的儿子张阅扬没有人照顾,一次在家里被开水烫伤,虽然经过整容,但手和脸部还是留下了疤痕。为了补偿,张扬员从小学开始就把儿子送到贵族学校。2004年,张阅扬大学毕业,尽管有名牌大学的学历,但很多单位都因为他脸上的疤痕拒绝了他,在数次被拒绝之后,张阅扬的心理底线彻底崩溃,在极度抑郁中自杀。

遭受失去儿子的沉重打击,张扬员的生意也一落千丈,最后破产了。2004年10月张扬员得了一次感冒,在检查中张扬员被发现得了癌症,为了筹集治疗费,他卖掉房子,到天河区员村租了一个单间,为了不让亲人担忧,他没有把病情告诉老家的人。为了排遣孤独,张扬员经常打开电脑看保存在电脑里儿子的照片,那次他在看了照片之后浏览网页,李鑫的求助帖子引起了他的同情,尽管他当时治疗很需要钱,他还是往李鑫的账户里汇入了一万元。

临走的时候,李鑫向护士详细了解了张扬员的病情,护士表示由于张扬员已经放弃了治疗,癌细胞完全扩散,已经到了晚期,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当天晚上,李鑫失眠了:张扬员用救命钱给自己整容,那是怎样一种高尚的行为啊,一想到病床上瘦削的张扬员他就充满了犯罪感。为此他决定:无论花多大的代价,他都要尽量延续张扬员的生命。

由于张扬员的强烈要求,他很快就出院了,李鑫把他送到了员村的住处。眼前的景象让李鑫惊呆了:小小的地下室里,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旧桌子,床边凌乱地摆放着没有洗的碗筷。回公司的路上,李鑫的内心翻腾不已:要不是张扬员的帮助,自己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一切,都说知恩图报,怎么能让他住在那样的环境里呢?李鑫决定把张扬员接过来和他一起住。

然而,张扬员却拒绝了:“我当初帮助你,并不是希望你今天对我的回报,再说,我这样一个癌症患者和你一起住也是你的累赘啊,如果你有空能来陪陪我,我就很满足了!”不管李鑫怎么劝,张扬员都没有答应搬。为了照顾张扬员,李鑫给他请了一个钟点工。晚上,李鑫怕张扬员寂寞,就和张扬员住在一起,讲工作中发生的一些趣事,尽量让他的心情轻松起来。癌症患者最怕的是感冒,为此,李鑫给房间安装了空调和温度计,对房间的温度实行二十四小时监控。

虽然在生活上让张扬员得到了照顾,但一想到自己是通过编造身世用欺骗获得的捐款,李鑫就越发觉得自己卑鄙,要不要告诉张扬员真相?随着时间的推移,李鑫觉得有一块大石头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在理智和情义的折磨中李鑫决定向张扬员坦白真相。

听了李鑫的诉说,张扬员一脸平静:“你能告诉我事情的真相,说明你并不坏,很多网友提醒骗子的回帖我也认真考虑过,但直觉告诉我,你是一个有困难的人。我当时愿意帮助你,是因为我不希望我儿子的悲剧再次重演,你不必为一时的欺骗而背负太多心理负担,如果你真的想回报,社会上还有很多比我更需要帮助的人。”张扬员的话释去了李鑫的一块心病。

2007年8月底,张扬员的病情进一步恶化,再次住进了医院,经过一天的抢救,病情得到了控制。第二天,在张扬员的再三要求下他又出了院。这次,李鑫强行把张扬员接到了自己租住的岭南花园。为了照顾张扬员,李鑫请了保姆,他还到处打听治疗癌症的方法,不到一个星期,他就购回了两万元的药物。“李鑫,你就不要再为我的病花钱了,我不想成为你的累赘,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如果你真的对我好,你就让我安静地度过余下的日子,在我人生最后的这段时光我能认识你,我已经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