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广告合作 发布 返回顶部

蚂蚁男孩

发布:2019-09-13来源:未知 阅读:

ONE

2005年春,陈阳办妥辞职手续,提着简单的行李,来到了我的身边。

我特别高兴。我和陈阳结婚一年了,在一起的时间总共不超过20天。

一个月的奔波之后,陈阳的工作终于落实。想想陈阳为了我,抛下以前令人羡慕的工作,离开一直生活在一起的家人,做出了很大的牺牲,我便心甘情愿地做起了小主妇。袜子脱下来,我洗;饿了叫一声,哪怕时间再晚,我都想办法给他弄吃的;牙膏没了,我赶紧到楼下小超市买;他的衣服一件件挂着,生怕皱了;数字电视有点复杂,他每次都叫我调频道;灯突然熄了,是我自己去看保险丝……

说真的,我一直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直到有一天,我正在单位开会,陈阳打来电话,说卫生间的屋顶在渗水。我挂断电话,给他发短信,让他去找物管。

晚上,我加班到很晚才回家,一进门,看到陈阳正坐在沙发上看球赛,便问:“做饭了吗?”他仿佛吃了一惊,看着我说:“我又不知道该放多少水。”我又累又饿,禁不住有点生气:“你总不能一辈子做老爷吧!”他急忙站起来,说:“我去买快餐,好吧?”我瞪他一眼,想起他说卫生间漏水,又问:“你找物管了吗?”他轻轻咳嗽一声:“没去。”

我正要发怒,他却匆忙丢下遥控器冲进书房,边跑边说:“哎呀,我跟朋友约好了玩轩辕的,差点忘了,真是的!”

看着他坐在电脑前,紧攥着鼠标专注的模样,我突然对自己的选择产生了怀疑,眼前这个男人,是那个我一心要嫁的男人吗?细想来,从他来到我身边的那一天起,每一件事都是我在操心,他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吃了睡,睡了玩,工作上遇到问题,或者与同事产生了矛盾,也要回来问我,讨得了答案才算安心。

这天半夜里我突然发烧,全身抖个不停,我把陈阳推醒,他手足无措地看着我,一迭声地说,怎么办啊怎么办啊。突然间我什么话也不想说了,强撑着下床,从书房抽屉里翻出退烧片。他跟出来,手脚笨拙地给我倒水。我吃了药,在沙发上躺下来,他仿佛松了口气,转身进了卧室。

我的泪水哗哗地流了下来。这样的男人,我要来干什么?离婚的念头像寒冬里蓦然到来的一场雪,纷纷扬扬地,洒了一脑海。可是,仅仅因为这个,就要结束我们刚刚开始的新婚生活吗?我明明还爱着他,而他,相信也深爱着我。然而,现实生活中的婚姻,并非仅仅有爱就足够,它还需要切实的关怀,强烈的责任感、体谅及互助。这些,陈阳仿佛并没有放在心上。

TWO

第二天,我在办公室里收邮仵,看到一则网友发来的短文,说的是两只相亲相爱的小蚂蚁一块出去找食物,找了许久,找到一块饼干屑。蚂蚁男孩心疼蚂蚁女孩,一块扛食物的时候就一个劲地把重量往自己身上挪,回家的路上,蚂蚁男孩突然晕倒了,原来负重已经超过了他所能支撑的限度,他因为劳累而结束了生命。蚂蚁男孩的父母很伤心,它们一起指责蚂蚁女孩,可是蚂蚁女孩委屈极了,她说:“不是我不肯跟他分担,而是他总是一个人扛着。”

我的心被触动了。在我和陈阳的婚姻生活中,我一直在无形中担当了蚂蚁男孩的角色呀!并且,陈阳有两个姐姐,父亲在他儿时因病去世,家里的女人们对他这个惟一的男孩格外疼爱,他从小就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而姐姐们的能干,也无形中导致了他依赖性格的形成。我记得结婚前她们就曾以一种溺爱的口吻对我说,以后弟弟就交给你啦。现在想来,这话含义深长啊。

我静下心来仔细思考,造成如今这样的情形,并非陈阳一个人的责任。他的母亲、姐姐,当然还有我,我们都在无形中做了蚂蚁男孩,才把本来应该承担更多责任的他变成了蚂蚁女孩。我决定要让陈阳学会做只主动的蚂蚁。

不久我所在的单位被大公司收购,所有员工都面临成为待岗人员的危险,大家的心一下子慌乱起来,我当然也不能例外。陈阳知道我心情不好,那些日子里,他很积极主动地钻进厨房里学煮最简单的面条,不是煮得太成就是糊成一团,我一反常态地没有把他推到一边抢着自己来,反而坐在沙发上,接过他递来的碗,真诚地对他说:“陈阳你真好。”他有点不好意思,但显然很高兴,乐呵呵地向我保证,明天他要去菜市买菜。

第二天是周末,我一直站在阳台上等待陈阳回来。其间他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询问我该买什么菜,怎么挑选菜,酱油买哪个牌子,我一概回答他——你自己拿主意吧。然后我干脆关掉了手机。快中午的时候,陈阳满头大汗地回来了,买回的排骨不新鲜,青菜快蔫了,价钱还很贵。我不作声地躺在床上,任由他在厨房忙活。我在房里,惊喜地听着外面的动静。原来,当我把一切抛给陈阳的时候,他也许不熟练,但并非不懂得应付啊。

那一餐饭,陈阳理所当然地做得很糟糕,但我吃得格外高兴。我对他说:“估计我的工作很难在短期内有安排了,不如我们开个小店,你那么爱玩电脑,我们就开个和电脑有关的吧。”他眼里闪过一丝犹豫,说:“我又不会做生意。”我说:“你能行的。你看,我已经几个月不发薪水了,就靠你一个人的工资,再这样下去,咱们可就连房供都交不上了。”

陈阳的筷子在盘子里划来划去,终于说:“好吧。”

THREE

小店就开在我们小区里,这样就省掉了花在路上的时间。我的身体有点不舒服,于是一切事务都落在了陈阳肩上,跟房东为租金讨价还价,然后是装修,为了省钱,他不得不亲自跑材料市场。在进货渠道上,陈阳发动了所有的人际关系,终于找到一个在深圳卖电脑配件的同学,可以通过货运直接把配件发过来。陈阳每天早出晚归,忙完了本职工作,就忙店里的事。

小店终于开起来了,陈阳明显瘦了许多。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收到了工商部门和消防部门的罚款通知,原来他竟然把办执照这头等大事给忘了,并且店里的消防器材也没有配备到位。

陈阳急坏了,到处找人。我说,我有个同事的表哥好像就在工商部门工作,不如我去找找他?他想了想说:“你把他电话给我,我自己去找。你身体不舒服,就别跑来跑去的了。”他给我冲杯牛奶,关切地说“你呀,是不是到医院检查检查呀,老是这样没精打彩的。我看,这周末我陪你去一趟吧。”

我笑了笑,说:“呀,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关心起人了。”“我一向关心人,只不过是你们一直没给我机会嘛。”陈阳正了正脸色,坐到我身边说,“说真的,这次开店,我发现自己也挺能干的。你呢,你也变了,不像以前,不管我做什么,事无巨细你都要过问,那样子,好像我就是一不懂事的小孩子似的。有时候我真的在想,我娶的到底是老婆还是个妈啊!”

我不由得笑了,伸脚踢他:“能干人,我很有可能失业哦,怎么办呀?”他自信满满地说:“有什么关系,你失业了,老公养你!”

FOUR

2006年五·一长假,陈阳的母亲和姐姐们从老家来看我们。陈阳开着新买的“雅阁”去机场接她们。我们一块去吃海鲜,陈阳有条不紊地点菜,体贴地给我们拉椅子,注意给我们添上茶水,店里的雇员打来电话询问有关新到的商品情况,他滔滔不绝地说了一长串,又仔细交待了注意事项。

姐姐吃惊地盯着他,笑着对我说:“我这个弟弟,好像变了哦,以前可是很少跟人打交道。现在看上去,还挺像个成功人士嘛。又会做生意,又懂得关心人。”

我骄傲地说:“他呀,现在可是咱家的顶梁柱。”陈阳揽住我,说:“这可多亏我有个好老婆。”我们笑吟吟地对望一眼。

我的苦心,陈阳终是领会了。我所在的公司重组结果公布出来,我没有被定为待岗人员。但我却从心底感谢这个契机,让我可以不形于色地把一个家庭的重担转移到陈阳的肩上,激发出他的责任心,没有让我变成那个被生活累垮的“蚂蚁男孩”。陈阳可能不知道,他受煎熬的那些日子里,我的内心也一直在激烈斗争,犹豫着要不要伸出手去帮他一把,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可喜的是,陈阳最后没有辜负我的期望。我们在这一年里都明白了婚姻确实是一片天,一个人硬撑,终有一天会因为失衡而坍塌,两个人一起努力,它才会晴空万里。

(责编/方堃)